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農村野生網紅大爆炸

  這些突然間爆發起來的農村野生網紅,成了彌合城鄉鴻溝撕裂的意外收獲,他們的內容承載著城市群體對鄉野生活的美好向往。

  山東人李傳帥沒有放棄,在2018年經歷了一次輿論風波后,繼續鉆研新媒體紅利在山東農村落地的商業探索。現在,除了新媒體業務團隊是另外一個同事在負責外,他全身心放在淘寶直播上,正在籠絡人才。

  貴州人袁桂花是個堅強的女孩兒,有好幾次,她都通過朋友圈表達了她在農村短視頻創業道路上的倦怠心情。但她很快就調整過來,繼續在快手每天分享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方式,引來諸多粉絲青睞。不久前,一位國際友人去到了她建造的“世外桃源”客棧做客,吃了她親手做的飯菜,游玩了山水,不亦樂乎。

  廣西人甘有琴在鏡頭面前,用帶有濃郁廣西口音的普通話說,“大家好,九妹今天就抓雞來殺了。因為我第三個大伯從東莞回家,給他嘗一下家鄉的味道。”整個做菜過程拍攝完畢后,甘有琴團隊成員會將視頻上傳到今日頭條、抖音、西瓜視頻等平臺。

  李傳帥、袁桂花和甘有琴都出生在農村,都趕上新媒體紅利浪潮,先前都沒有經過正統的技術和商業訓練,卻都在不同平臺擁有各自的話語權,成為野生農村網紅,被打上了農村“新留守青年”的標簽。

  從2017年開始,新媒體范疇下的短視頻媒介逐漸變成“顯性議題”,他們被這個時代選中,他們也與其他人一起共同建造了這個時代“五環外”的媒介生態。農村建房、農村生活、農村美食、農村人際關系……都成了移動互聯網時代標榜和放大的主題。

  在一輪又一輪的三農政策紅利下,移動內容平臺嗅覺靈敏,乘風挖掘出無數農村野生網紅。這不是一個貶義詞,而是說,他們是天然的,淳樸的,沒有被污染的,無公害的,沒有受過專業商業訓練的。經過正向引導與對負面內容的把控,他們已經成為無法忽視的一股強大力量。

  這輪農村網紅大爆炸追逐的主要議題是分享與致富——分享內容,吸取流量,快速積累財富,實現個體乃至群體的人生境遇跨越發展。有的人借助平臺力量向前沖,有的人還在原地靠自己,一個更為現代化的商業模式并沒有大范圍扎根農村,而是一點分布的方式,憑借平臺驅動、人際關系和個人超常發揮“土味演進”著。

  山東新媒體村轉身做淘寶直播

  李傳帥決定讓自己轉型,在原來的新媒體業務保持不變前提下,自己抽身試水淘寶直播。

  9月19日,他拉上團隊成員,在山東省商河縣城通往李廟村的一條公路旁布置了一個廣告牌,上面寫著:招聘淘寶村播100名,年齡50歲以下女性;要求:認字即可;工資待遇:保底+提成,月收入約2000—1萬。

  9月19日,李傳帥在山東省商河縣城通往李廟村的一條公路旁布置了一個廣告牌

  3月30日,淘寶直播啟動“村播”計劃,計劃在全國100個縣培育1000名月入過萬的農民主播。同時,通過打造脫貧IP欄目帶的形式,深入農產品原產地,幫貧困地區的農產品打開新市場。

  遺憾的是,李傳帥太難招到人了。

  李傳帥,山東省商河縣人,1990年生,少年時母親去世,父親受到刺激,離家出走后多年返鄉。自幼跟爺爺奶奶生活,吃“百家飯”長大。

  2016年創立了一支扎根農村大地、以婦女為主的新媒體團隊,2018年被卷入一場輿論風暴中,城市精英質疑這支團隊生產劣質內容。也有評論譏諷,“農村婦女不好好干農活,做什么自媒體呀?”

  有人給李傳帥說過威脅的話,也有人給他發辱罵信息,他試圖向外界辯解,但毫無作用。他把那段時間稱為自己的至暗時刻。他相信不了任何人,唯一能做的是相信自己。

  刺猬公社10月中旬前往山東商河縣與李傳帥訪談后發現,他處在一個孤獨的環境中:李傳帥身邊沒有人完全了解他的所思所想,他與外人談及的IP、運營、電商等都市時髦詞匯,在當地也鮮為人知。

  李傳帥向不同到訪者表達過他的孤獨感。“每次能和你們聊天,我都感到開心,我說的很多話你們能聽得懂,能回應我。”能聊得來的一個前提是,他們擁有共同語境。這也是不少農村新媒體創業者遭遇的共同難題。

  不少人好奇:李傳帥很聰明,很多想法都比較前衛,是什么原因讓他愿意身居農村做自媒體+電商創業呢?

  少年“吃百家飯”的經歷,讓他變得內向,自卑,要強。也是那段經歷,讓他對傳統孝道有了深刻且無法磨滅的認識,讓他很早就擁有了獨立人格。

  初中輟學,在家種地三年,期間離開家,前往城市干起了保安。2006年,中國網民破億,淘寶網成為亞洲最大購物網站。在淘寶購物成為一時風尚。

  李傳帥淘寶直播團隊的直播成員

  李傳帥對如何購物興趣不大,他更喜歡專研購物背后的電腦技術。那年,他利用種地賺的錢去縣城專門學習電腦維修技術。

  如果李傳帥沒有那段“百家飯”經歷讓他領悟到“孝義”,與他長期獨處自我進化得來的洞察力和敏銳度,他應該不會在2016年輕易從天津回到商河縣。2015年,他初入新媒體領域,2016年因一篇文章得到不少補貼。

  那以后,他對互聯網的觀察更為深入。網絡購物大行其道,實體經濟變得艱難,李傳帥運營的電腦維修店發展前景受阻,“我認識的同行實體店大概每年就有4到6家倒閉,或者轉行”。

  他用三天的時間做了一個決定,“結束了我四年的實體店事業”,投身自媒體創業。

  越做越大,在滿足了小家在物質上的溫飽和精神上的孝義后,李傳帥把這種孝道蔓延開來,以帶領同鄉致富為愿景。一直跟著他做新媒體創業的一位同鄉,憑借一己之力,在老家修建了一棟小洋樓。他們獲取財富的方式新穎且高效。

  這就是李傳帥留在老家做新媒體創業最原始的驅動力。

  但并不是所有跟著李傳帥做新媒體創業的人都致富了。他招收了很多徒弟,有親戚朋友,也有外省人慕名前來,有些人跟著他學習幾天就走了,“他們覺得已經掌握了運營新媒體的技術,就夠了,但他們沒有學到最根本的東西。”

  “最根本的東西是什么?”

  “思維方式。”

  這也是他引以為傲的地方。但村里與跟著他一起學習的人不多。有分析稱,很多人礙于面子沒有與他學習新媒體技術。

  目前國內農村有一個現象很有趣,大多農村的互聯網已經得到普及,很多地方都具備了做新媒體的基礎條件,但很少出現類似于李傳帥這樣的農村新媒體團隊。

  在刺猬公社長達兩年多的觀察中,發現從農村蹦出來的野生網紅,不像大多數城市創業者那樣,先有一個自覺的商業模式、商業發展路徑和商業企劃書,才去做這件事。他們更像是被時代機遇推著向前走的幸運兒。

  他們沒上過大學

  但都接受過新世界的洗禮

  楊武元身材消瘦,門牙前突,大大的眼睛上,頂著一撮蓬松的卷發,像豆芽菜。但人不可貌相,他曾在浙江做過電商,接觸過殺馬特文化,回家后開造紙廠,做小本生意,擁有經商頭腦,膽子大,江湖氣,重情義。

  2017年,他成為袁桂花背后的幕后推動者,在快手全身心運營“愛笑的雪莉吖”賬號。截至10月15日,該賬號擁有359.6萬粉絲。

  當年6月,袁桂花從高中畢業,在楊武元的早餐店幫忙打工。他發現袁桂花在玩快手,他自己也在玩快手,一下子聊了起來。綜合各方面情況,楊武元想把袁桂花打造成貴州省比較知名的女性企業家,但最開始,他們得從拍短視頻開始。

  袁桂花長相甜美,但她從小成長在農村,一直做農活。砍樹扛巨木的她忽而力大無窮,抓泥鰍做美食的她忽而心靈手巧,炒菜做飯香噴噴的她受人傾慕,唱歌畫畫的她忽而安靜如初 …… 這些人物行為在一次次實踐中被證實,他們的粉絲喜歡看。

  楊武元的想法多元,除了拍短視頻,去年他還給袁桂花還制作了一首歌,用各種互聯網手段,將生活在農村中的人,放置到互聯網語境中,被選中,被擁躉。袁桂花就是在這樣的邏輯中火起來的。

  實際上,甘有琴的走紅路徑與袁桂花有點相似。甘有琴在西瓜視頻、今日頭條和抖音等平臺上有一個名字叫“巧婦9妹”。截至10月15日,該賬號在上述三個平臺的粉絲分別是374萬、374萬和369萬。

  2017年5月,甘有琴開始以“巧婦9妹”的稱號在今日頭條上發布短視頻,分享自己在家里干活的場景和做菜的畫面,至今從未間斷更新。

  “9妹”一詞源于三個層面:她老公在家族排行第九,在家被同輩叫做9嫂;先前用“巧婦XX”的格式想過“巧婦阿琴”“巧婦小琴”都不合適,覺得“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洪亮又耳熟能詳;三者,甘有琴在娘家也排行第9。

  刺猬公社統計發現,甘有琴、李傳帥、袁桂花和楊武元都沒上過大學,都在不算富裕的家庭中長大,他們團隊里都有外出務工見過世面的人,都用一個看似寬泛的想法落地農村,且長期執行。

  很多農村野生網紅選擇賬號名時,會選擇通俗易懂的詞匯,越具體越好,比如“巧婦XX”“鄉野XX”“農村XX”等格式指向性明確,被很多“三農”博主采用。他們深知自己的主要目標受眾,是出身農村或者身在農村的人。這是他們的共同性之一。

  1997年,16歲的甘有琴從廣西前往廣東東莞電子廠打工,每月300多元。在那里,她的視野被打開,開始裹入中國當時最前沿的經濟浪潮中,或多或少被當時的環境所影響。這為她在后來的日子里接受短視頻這一新媒介,提供了潛移默化的認知開化基礎。當年,她怎么也沒想到,20年后,自己會被卷入一場盛大的移動互聯網淘金潮中。

  在東莞打工期間,她認識了老公九哥,2008年他們結束農民工生涯,返鄉討生活。他們家鄉在廣西壯族自治區靈山縣,當地盛產荔枝,但交通不便,當地經濟一直受限。

  2017年5月19日,以甘有琴為主人翁的第一條視頻上傳到今日頭條。那期視頻里,她展示了制作肉蛋撻的過程。她緊張極了,全程沒笑,講解制作步驟也磕磕巴巴。

  視頻背后,是一個叫張陽城的年輕人。他是靈山縣蘇屋塘村少有的大學生,也是甘有琴的侄子。他從天津財經大學影視專業畢業后,一直從事影視傳媒方面工作,培養和塑造了他身上獨有的傳媒基因。

  2017年不論對誰來說,都是特別的一年。

  那年,李傳帥的新媒體工作室業務突飛猛進,袁桂花啟用“雪莉”這個名字上傳視頻,張陽城回到廣西創業,甘有琴第一次成為短視頻里的主角。也是在那年,短視頻用戶規模達到2.42億,今日頭條狂砸10億補貼內容創作者,百度高呼與內容創作者分成100億……新媒體行業迎來了公眾號之外的平臺黃金期。

  當時,圖文類內容已經開始走向飽和狀態,短視頻這一形態剛剛以“初生牛犢”的姿態進入大眾視野,大眾對短視頻的理解還停留在“它是長視頻在時長上的縮短版本”上,鮮有人意識到它憑借短小精悍特點爆發出來的巨大能量。如今,它已發展成為一個極具獨立性的品類形態,并不斷影響著長視頻內容的演進狀態。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網紅






最新时时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