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金嗓子苦澀:拖欠廣告費、創始人被限制出境 或波及上市公司治理

  金嗓子最近可能有點“苦澀”。盡管上市公司持有近6億元(人民幣,下同)現金,子公司卻因為一筆5000余萬廣告費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公司創始人江佩珍更在近日被上海法院限制出境。一位資深的香港法律人士對新浪法問表示,江佩珍在內地法院發生的事情,會影響其在上市公司擔任董事的資格。

  截止發稿前,金嗓子方面并未就江佩珍被限制出境以及子公司失信問題發布相關公告或作出說明。

  金嗓子持有近6億現金 子公司因5000萬成“老賴”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近日發布的一則公告顯示,因廣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簡稱“金嗓子食品”)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法院已依法限制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出境。

來源: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

來源: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

  江佩珍是金嗓子于開曼群島注冊的上市公司——金嗓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金嗓子控股”)的董事會主席,也是包括廣西金嗓子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廣西金嗓子”)在內的數家注冊于中國內地的金嗓子相關公司的法人。

  回溯本次案件,金嗓子食品曾在2016年與星空華文國際傳媒有限公司(簡稱“星空華文”)簽訂8000萬元的廣告合同,但是在支付了1300萬元首筆款項后,金嗓子食品始終沒有支付尾款給星空華文。此后星空華文將金嗓子食品訴至法院,法院一審和二審均判決金嗓子食品應支付星空華文廣告費5167萬元,并以此為本金支付自2016年12月26日起至實際支付之日止按每日萬分之一計算的違約金。

  但是,在2019年法院二審判決下達后,金嗓子方面拒不執行。2019年7月,因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金嗓子食品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江佩珍被限制消費。

  因為這筆5167萬的廣告費,子公司成“老賴”,公司創始人兼上市公司董事會主席被限制高消費和出境,是否金嗓子真的賬上無錢了呢?

  恰恰相反,金嗓子控股2019年財報顯示,金嗓子控股的計息銀行借款及其他借款總額約為9610萬元,凈資產負債比例由上年的9.1%降至8.3%;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為5.77億元,加上其他貿易應收款項及應收票據,應收關聯方款項以及已抵押存款,金融資產共計有約10.74億元,完全可以覆蓋其債務。

  此外,金嗓子控股2019年的營收及凈利情況良好:全年收益約為7.97億元,較上年增長14.8%;凈利約為1.68億元,較上年增長64%。收益增長主要是由于金嗓子喉片(OTC)和金嗓子喉寶系列產品的銷售額增加,其中來自銷售金嗓子喉片(OTC)的收益約為7.21億元,占總收益的90.5%,顯示該公司對單一產品的依賴度極高。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金嗓子






最新时时技巧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一定牛 看天津快乐十分钟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如何手机炒股 大发快三登录注册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 米管家配资 福彩p62开奖公告 云南时时彩玩法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 陕西11选5杀号技巧 江苏快3彩票软件下载 贵州快三平台 期货配资非法经营罪案例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 贵州快3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