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團餐試水背后:順豐的執念與焦慮

  疫情期間,順豐試水企業員工團餐外賣服務,德克士、必勝客、西貝莜面村、望湘園等餐飲企業入駐“豐食”小程序。盡管順豐方面表示其初衷是為解決自己企業內部員工用餐問題,但還是引起媒體與行業人士的種種猜想。

  市場上有觀點認為,順豐在占據快遞市場頭部地位之后,一直致力向綜合物流與供應鏈生態模式方向發展,此次再次嘗試本地生活服務、涉水B端外賣,是其在固有優勢基礎上,試圖追求更高的邊際收益的表現。

  早已功成名就、50多歲的王衛,真的準備在本地生活服務市場上展開又一場較量嗎?順豐到底是虛晃了一槍,還是在做“戰”前演習?

  生活服務市場上的野望

  “靠出賣勞力搬貨不是順豐的終極宿命。”2015年,王衛在《順豐王衛的最新反思:直面創新之路的挑戰》一文中說到。

  彼時,王衛在2014年已經帶領順豐推出了一系列變革舉措,開拓新的增值服務,提出“嘿客”經營模式,進軍社區O2O,推出電商速配、電商特惠、順豐小盒、商盟惠、綠色通道等電商惠系列產品,布局“海淘”業務……王衛在反思中坦言,這些創新有一半是失敗的。

  于1993年創辦順豐的王衛,在打造出快遞領域“老大哥”的同時,還一直帶領順豐在生活服務市場向“終極宿命”挑戰。

  之前,順豐推出電商“E商圈” 、生鮮平臺“順豐優先”、O2O 社區“嘿店”,投資豐巢快遞柜,打造“同城急送”業務,都體現了王衛對本地生活市場的執念。

  從2019年10月宣布“同城急送”業務獨立運營開始,順豐便將即時物流版圖延伸至餐飲、商超、生鮮、服裝、醫藥、奢侈品等多個領域。順豐此次涉足B端外賣,是看到了餐企自建外賣渠道的需求。

  “強大的網絡運輸體系與足夠多的基礎客戶群體,使得順豐進入外賣行業的門檻變得很低,可以說是觸手可及。”行業觀察人士郭宇軒對順豐鐘情生活服務市場、未來或將涉足外賣業務的選擇并不意外。

  郭宇軒分析,對順豐來說,外賣入局門檻和邊際成本較低,邊際收益卻較高,此次試水,戰略定位明確,通過錯位競爭,重點放在對B端市場的開拓。

  過去二十多年,伴隨互聯網產業的不斷裂變,以及消費需求、資本、基礎設施、政策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中國生活服務市場增長快速。作為生活服務市場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外賣成為現象級服務產品。

  艾瑞咨詢預測,2017年-2023年,餐飲外賣年均復合增長率預計為 31%,2023年外賣交易金額有望達到2017年的5倍。

  市場蛋糕的誘惑,曾刺激出“百團大戰”這一互聯網創投史上濃墨重彩的故事篇章,資本和創業者魚貫而入。

  在王衛眼里,“快遞行業是一個比較辛苦的行業……如果我們不能從出賣勞力賺錢的傳統模式中解放出來,那么順豐就不算真正‘蛻變’成功。”

  只要邏輯上具有可行性,任何企業都有可能嘗試進入新領域。而生活服務市場有可能是順豐“蛻變”的重要落腳點。

  業務增長的焦慮

  順豐不斷嘗試新業務已經不是新鮮事。

  物流行業觀察者王陽(化名)在談到順豐時評價:“可不甘于眼下成績,一直頗具創新精神”。這與快遞市場競爭壓力逐漸增大以及順豐自我更新需要不無關系。

  王衛曾坦言順豐轉型中遇到的最大難題:在目前公司利潤稀薄的情況下,如何才能在降低前線員工勞動強度的同時能夠保證其收入甚至提高收入。

  事實上,順豐近幾年的業務轉型和擴張,體現出其在利潤、員工收入及自身發展層面的焦慮。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2019年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顯示,2019年,全國快遞企業日均快件處理量超1.7億件,同比增長25.3%,最高日處理量達5.4億件,同比增長28.5%。全國快遞業務量突破600億件,累計完成635.2億件,同比增長25.3%,增量規模連續兩年超過100億件。快遞業務收入累計完成7497.8億元,同比增長24.2%,量收增速差從去年的4.8%進一步縮小為1.1%,行業逐漸由規模單向驅動向規模效益雙向驅動轉變。與2010年相比,快遞業務量收分別增長了26.1倍和12.0倍,業務收入年均復合增長率是同期國內生產總值增速的4倍。

  中國快遞行業營收快速增長的另一面,是具有多重優勢的順豐在市場上備受“三通一達”的壓力。

  數據顯示,“三通一達”四家快遞公司,占據了2019年快遞市場約60%的份額。順豐雖然是第一家營業收入突破千億的上市快遞公司,但其在2019年僅完成業務量48.21億件,只占據約7.59%的市場份額。2010年,順豐物流業務量占比是18.8%。

  “‘三通一達’具有價格優勢,他們的快遞單量在近些年一直保持較快增速。再加上能反映溢價能力的單件毛利、毛利率等數據,‘三通一達’的財報在這些方面比較好看,這些都是對順豐形成有力競爭的表現。”曾近距離接觸順豐企業內部運營的張力(化名)告訴人民網創投頻道,去年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三季度,申通總體業務量增速為52.73%,韻達為47.00%、中通為45.90%、圓通為44.11%、百世為37.90%,順豐為31.33%。這一趨勢在疫情期間有所反復,隨著疫情防控總體向好,各行業復工復產加速,順豐與“三通一達”的競爭值得關注。

  財報顯示,2019年順豐單票收入為21.94元,2018年同期為23.26元,同比下滑5.67%;2019年總負債500.42億元(2018年總負債347.01億元),占全年總營收的44.6%;2019年的資產負債率是54.08%,2018年同期為48.35%。

  順豐傳統業務量受壓的另一方面,是新業務在整體營業收入的比重上有所提高。順豐在2019年供應鏈業務收入49.18億元,上年同期只有4億元,同比大幅增長了11.28倍。冷運及醫藥業務整體實現不含稅營業收入50.94 億元,同比增長32.54%,相較其2018年的84.9%增速則有所下降。

  “傳統業務下行帶來的壓力,順豐肯定是有的,再加上小米、拼多多等在2019年財報中都提及要自建物流,傳統快遞業務已經無‘護城河’,新的堡壘與陣地尚有空間。”

  王陽認為,順豐能做到“快遞一哥”,說明其在航空、國際運輸、技術裝備以及智能化轉型上具有優勢,利用這些優勢去開創新局面,是不錯的選擇。

  在張力看來,在快遞業務上,順豐最需要注意的競爭對手是京東和拼多多。京東物流已經打造了一套非常成熟的倉、運、配“銷地供應鏈”服務,貨物可直接對接到銷售地;拼多多也正在開發“新物流”技術平臺,打通產銷全鏈路。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順豐






最新时时技巧 91配资 北京pc蛋蛋官方app下载 海南飞鱼游戏规则 浙江省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三开奖形势图 股票趋势与技术分析 广东快乐十分 模拟炒股大赛平台 四川快乐十二前三直选最大遗漏 幸运28预测99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推荐 平码用加七算法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富深所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表 上证指数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