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瑞幸員工被迫陪陸正耀演戲

  瑞幸造假余波未了。

  5月12日,瑞幸咖啡宣布終止CEO錢治亞職務,并命令她辭職。在瑞幸所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調查仍在繼續的當下,這一舉動基本宣示了錢治亞在這場造假大戲中的重要角色。但與此同時,瑞幸真正的主人陸正耀依舊元氣滿滿。

  5月20日,在瑞幸被納斯達克要求退市摘牌后,陸正耀發布聲明,依然堅信自己是委屈的。

  但這聲明聽起來更像是他在指責納斯達克摘牌太著急,沒給他足夠脫身時間。聲明還強調了他對瑞幸模式的信仰,然而通篇讀下來,滿紙就看到一句話:我是騙了你們,但現在我可不能承認我是騙子。

  除了PingWest品玩此前多篇報道中提到過的陸正耀慣用套路外,瑞幸咖啡和神州租車的員工們向PingWest品玩描繪出的他對公司核心數據的執念,也讓人難以相信他對造假毫不知情。

  據一名曾在神州系公司總裁辦工作的員工表示:陸正耀對公司的財務等核心數據非常熟悉,許多本應由相關崗位員工接手處理的關鍵數據的報表,陸正耀卻常常直接自己搞定。“人們當時稱錢治亞為’表姐’,因為她非常擅長財務報表相關的工作,但錢治亞私下總說陸正耀是‘表叔’。當時覺得陸正耀對很多數據張嘴就能說出來是對公司業務熟悉,現在瑞幸造假的事出來后,回頭再看就發現有點別的意味了。”

  此外,錢治亞與陸正耀的緊密捆綁關系,也讓人很難相信陸正耀是“堅信瑞幸商業模式和商業邏輯“的被蒙蔽的天真創業家。

  福建長大的陸正耀有著明顯的家族大家長的色彩。一名接近陸正耀的家族圈子的人向PingWest品玩透露,陸正耀的親屬中,有人如此形容陸正耀:總喜歡以老大自居來勸導他人,但自己卻老做飛蛾撲火的事情。

  在最近《華爾街日報》基于瑞幸內部資料而曝光的瑞幸造假套路中,瑞幸通過向許多陸正耀關聯公司出售代金券等方式,刷出虛高的營收。這些名不見經傳的關聯公司,主理人多為陸正耀的各路親屬,他們就好像是陸正耀為自己編織的“親戚手套”網絡,幫助他的企業完成自我空轉。

  而據前述總裁辦員工透露:錢治亞在從湖北來到北京加入神州,并一路快速進入神州高層的同時,伴隨著的是她與陸正耀親屬們越發密切的關系。據透露,她經常為陸正耀在加拿大的親戚辦些私事,也被陸正耀邀請參加家庭聚會。同時,錢治亞也被引薦進陸正耀的另一個以同學關系為主的關系網絡。錢治亞加入北大EMBA班,成為陸正耀、劉二海們的師妹。到創辦瑞幸咖啡時,錢治亞已經成長為陸正耀非血緣關系的“親戚手套”。

  在瑞幸造假東窗事發后,陸正耀是否還能飛蛾撲火來保護他枝蔓綿延的家族產業,尚不得而知。但至少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出事之后,他從來沒有打算像個大家長一樣,保護瑞幸或神州系廣大員工們的利益。

  壓榨

  “瑞幸數千家門店仍在努力堅持運營,數萬員工仍在勤勤懇懇的工作,瑞幸的產品口碑很好也很有品牌韌性,真心懇請社會各界能夠給予寬容和支持,我在此謝謝大家了!”

  陸正耀的聲明聲淚俱下,但事實卻是另一幅光景。

  PingWest品玩走訪的多名來自不同地區不同崗位的瑞幸員工表示,瑞幸正在通過頗多值得非議的手段壓榨員工,甚至變相逼迫員工離職。

  “簡單來說就是門店在減少同時上班人數,但工資沒有變。”云南地區一家瑞幸咖啡門店的前店員楊菲告訴PingWest品玩。

  據楊菲透露,根據瑞幸在五月中發布的內部通知,瑞幸咖啡及小鹿茶門店開始實行“單人開早”制度,且對于部分日單量不佳的門店實行全天單人在店的模式。

  王偉是一位大三學生,到6月前一直是小鹿茶的兼職店員。他向PingWest品玩展示了瑞幸在員工群內發布的內部通知。

  “@所有人 在人力管控上,今日成都分公司會議,要求后續門店形成工時管控,1.根據時段商品數,實行一人開早,一人閉店,目前商品數170以下的明天開始實行一人開早,待會我會逐一溝通一人閉店模式預計實行時間,盡快完成磨合訓練;2.其他商品數高的門店,也要完成一人開早,本周周內完成培訓調整,具體時間今天內回饋我,我會逐一溝通。謝謝!”

  “一人開早”即一個人單獨負責門店的早班經營。據了解,瑞幸旗下飲品門店此前常態會配置4個店員。分早班,晚班和通班,早班要負責每日的開張準備。一般開在商場的門店會至少保持有兩人同時在店。

  新規不合理的地方在于,兩人的配置削減一半,即意味著員工的工作量增加一倍。在早上、午飯點等單量活躍的時間段(早晚班的交接時間在下午)會出現忙不過來的情況。而出單速度又在員工的考核標準內,會直接影響員工工資。

  另一方面,瑞幸并沒有相應提高員工的工資標準。

  據瑞幸咖啡員工透露,瑞幸咖啡及小鹿茶的工資安排相似,全職員工是低底薪+績效的模式,績效中包含月總杯數、原材料報損率等角度的考量。客觀上店員在店時制作杯數增加,但是在店工時減少了,所以月總杯數上與原先相差不多。但是體驗上在店時會非常疲勞,且更容易在制作中出錯或超時,這反而影響績效工資。

  而兼職員工則依照工時結算工資,且也會被安排單人在店甚至單人通班。所以對于兼職員工來說這個新規只是純粹增加了工作量。

  王偉給出了瑞幸修改門店在崗制度的確切時間——5月19日。同日,瑞幸官方公示了納斯達克將會對瑞幸摘牌的決定。

  而除了增加工作量以外,視頻稽核是另一計施壓店員的狠手。

  視頻稽核本身是餐飲行業普遍存在的員工考核方式,即通過調取對員工在工作區域的視頻監控來核查員工的工作表現。但是瑞幸門店的視頻稽核在做空事件后變得越發嚴格,抽查頻率也比原來更高。

  “我們一直覺得這等同于變相強迫離職。”

  王偉向PingWest品玩提供了近日更新的視頻稽核標準:

更新后的視頻稽核標準(部分)

  “你想想,本來現在早班就一個人,然后那天群里通知,今天稽核的重點是吧臺有沒有人,有沒有玩手機、聊天之類的。本來門店伙伴里90后00后就比較多,還規定不準聊天。我覺得公司是在破壞一種氛圍。要求面對客人就微笑,其他時間就是沒有感情的做單機器。”

  王偉特別指出其中“制作區至少有一位員工”的稽核項是5月21日更新的,也就是瑞幸公告納斯達克摘牌決定后的第三天出的。

  由于瑞幸近來大量增加單人在店的情況,制作區“至少有一位員工”很大程度上意味著“不得離開制作區”。

  店員如果被抽查到違反視頻稽核要求,會在門店群里被通報批評,累積到一定次數會被勸退。

  有一人開早的新規在前,隨后又提高了視頻稽核的嚴苛程度和抽查頻率。瑞幸通過這種隱性的方式組合減少了員工的平均工時,也逼得部分員工離職。而在未離職的員工那頭,瑞幸也找到了進一步扣除員工績效的方法。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瑞幸






最新时时技巧 广西快三是国家彩票么 基金配资条件 新手炒股怎样买股票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手机版走势图 大发快三精准计划app 安徽十一选还一定牛 11选五黑龙江开奖结果 配资公司配资不亏吗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今天 博彩行业 贵州快三软件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 pk拾开奖直播稳赚计划完整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费2码公开 贵州11选5五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