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因一場大火而衰敗,泰禾的戰投還會不會來?

  在內部大多數人看來,泰禾集團“由盛轉衰”的導火索始于2017年冬的一場大火。2017年12月1日,泰禾集團位于天津的首個項目——天津金尊府發生火災,致11人死亡5人受傷。這個被泰禾集團收購不足半年的項目,在2018年3月完成股權轉讓,從上市公司“出表”進入泰禾旗下“影子公司”。

  文 | 李思誼

  受疫情影響銷售回款大幅下降,泰禾集團在2020年第一季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為為-29億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了124.55%。同時,籌資流入大幅下降且償還借款增加。對于對現金流高度要求的地產行業來說,兩面夾擊的結果是,運轉變得雪上加霜。

  讓黃其森始料未及的是,半年多的時間,被列入失信人名單、大股東所持股權被全部凍結、客戶集體示威、拖欠員工薪資……這些讓公司老板們避之不及的壞事,全都集中發生在泰禾集團一家公司身上。

  泰禾集團某高管在6月1日早晨的泰禾集團聯席會上表示,泰禾集團目前情況嚴峻,遠不及去年。

  如今步履維艱的泰禾集團,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黃其森所謂的核心競爭力——“錢”。黃其森一直在找錢的路上,但目前似乎并沒有真正的好消息。

  入股者成謎,有潛在投資者盡調后知難而退

  誰是泰禾集團的投資人?這成為數月以來爭論不休的話題。被傳出的“潛在投資人”——某央企、中國金茂、廈門建發、廈門國貿——似乎誰也不愿參與到這場“俄羅斯輪盤”大賭局中,紛紛知難而退。

  最新的消息是,6月1日上午有媒體報道“泰禾正與多家投資方溝通,接盤公司大概率為央企,具體事宜還在洽談。”受利好消息刺激,泰禾集團當日以4.52元/股的漲停價收盤。與之前如出一轍,半個月前的5月15日,和此消息幾乎一模一樣的消息傳出后“跌跌不休”后剛剛復牌的泰禾集團同樣迎來一個漲停板。

  在此之前,傳聞收購泰禾集團的是總部位于廈門的廈門國貿集團。但消息傳出后,即被廈門國貿5月28日官方否認稱“沒有接盤泰禾集團的計劃”,讓泰禾集團與黃其森的努力與期望落空。

  事實上,一向喜歡在位于北京東部地區的泰禾中國院子自有商務俱樂部辦公待客的黃其森,曾經在考察完泰禾深圳院子后,專程趕往位于廈門的廈門國貿集團,商討入股事宜。

  泰禾集團內部當時的說法是,福建省政府在力推這次合作,最早有望在5月末出臺最初的框架協議,交易架構本身還未成型。

  之所以福建省極力促成這項交易,很大程度是因為這家公司“長期深耕福建市場”,一旦破產勢必帶來如當地許多金融機構壞賬、影響當地就業率等負面效應。

  在廈門國貿之前,更早時期傳出的投資者,是中化集團旗下地產平臺中國金茂。當時給出的理由是,作為央企資金足夠充裕,在港交所掛牌的中國金茂缺少A股上市平臺,中國金茂的“金茂府”和泰禾集團“院子系”可以相得益彰。

  但該消息不了了之。有接近中國金茂人士告訴騰訊新聞《潛望》“還很初期”,他們剛剛拿到了泰禾集團材料,城市公司剛剛開始評估。這位人士還稱,“整體收購的可能性極小,最多挑挑合適的項目”。即使連收購些許可能的項目,也被中國金茂內部人士歸結為“沒有看得上的項目”。

  事實上,從“黃其森被列入失信人”至“央企將入股泰禾成第一大股東”不足一月時間內,泰禾集團還試圖將其控股股東旗下泰禾人壽裝入上市公司體系內。

  2020年4月22日,泰禾集團因未及時償還西藏信托1.2億元的本金,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泰禾集團股價一路下跌,從3月6日的收盤價6.42元/股跌至4月27日的4.4元/股。

  這可能已超過黃其森質押股票的預警線甚至接近平倉線。外界所能看到的泰禾集團第一大股東最近一次股票質押發生在2020年1月。當時,僅黃其森掌控的泰禾投資向交通銀行質押股票82.78萬股,占泰禾投資所持泰禾集團股份的6.79%。

  如果以質押起始日泰禾集團30個交易日的加權均價6元/股為基準,以A股常規市場40%-50%的平倉線計算,平倉線大約為3元/股左右。

  更何況這筆錢對于泰禾集團當時必須“借新還舊”的處境來說顯得尤為重要,加上泰禾投資所持泰禾集團股票的質押率已超99%,對于質押物及觸發預警和平倉的條件會更為茍苛。

  關鍵時刻,泰禾集團祭出“新招式”——通過發行股份將大股東泰禾投資旗下泰禾人壽裝入上市公司體系。至5月14日即宣布該資產重組終止,不足20個自然日。

  也就在5月14日前后,外界開始充斥“國企或央企”將入股泰禾集團的傳聞,甚至有自媒體直指“中國金茂”。復牌后的泰禾集團也立即以一個漲停板作為回饋。

  事實上,騰訊新聞《潛望》了解到,更早時候,黃其森還曾與中國華融討論過戰略投資事宜,引入中國華融的戰略投資,泰禾集團作為中國華融的地產平臺。但都沒有下文。

  截至發稿前,騰訊新聞《潛望》未聯系到泰禾集團官方對戰略投資一事進行置評。

  高薪挖20多位副總,如今一半以上已離職

  在內部大多數人看來,泰禾集團“由盛轉衰”的導火索始于2017年冬的一場大火。2017年12月1日,泰禾集團位于天津的首個項目——天津金尊府發生火災,致11人死亡5人受傷。這個被泰禾集團收購不足半年的項目,在2018年3月完成股權轉讓,從上市公司“出表”進入泰禾旗下“影子公司”。

  公安機關當時對泰禾集團天津分公司及其供應商等11名犯罪嫌疑人進行刑事拘留。“事情鬧得特別大,從那以后就開始走下坡路。”收購項目時的8.14億元資金,加上融資成本以及后期的開發成本,該項目總計沉淀了泰禾集團十億元以上規模的資金。此時,資金問題開始在集團層面開始陸續顯現。

  泰禾集團主打的“院子系”產品本身周轉速度慢,需要更多資金沉淀;作為閩系地產商的代表之一,泰禾集團走出福建向全國的擴張過程中,瘋狂拿地又是大量的資金需求。同時,泰禾集團的項目“集中不去三四線城市,堅守一二線城市”,使其付出更高的拿地成本和項目成本。

  泰禾集團的產品從“17城31院”增加到“22城44院”,年增速高達41.93%。泰禾集團當時稱在全國29城累計開發全產品系列項目90余個。其中,新增土地儲備16個項目,江西南昌茵夢湖待開發土地面積為105.58萬平方米,超過百萬平方米實屬罕見,該項目目前與世茂集團聯合開發。

  當時的房地產行業,2014-2015年呈現爆發式增長態勢,之后的兩年增速雖然略有放緩,仍然持續,受慣力作用仍然維持一定增漲。再后來,慣力作用消失、房地產行業整體收緊、豪宅市場限價未放開……

  原以為限價放開卻未放開,黃希望通過捂盤等待更好時機,然而地產市場下行,資金成本不斷滾雪球。上述中高管將泰禾危機歸結于黃其森的賭性與對市場的誤判,“以前每一步都賭對了,所以認為好的都會去賭一把。”

  那場大火的前后——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正是未意識到市場已悄然變化的黃其森和泰禾集團的高光時刻,如今看來似乎也是回光返照。

  2017年銷售額1007億元的泰禾集團,將2018年的銷售目標翻一番至2000億元,這也意味著泰禾將躋身中國房地產銷售榜TOP10。黃其森透露,泰禾集團2018年的可售貨值為4000億元。資本市場迅速做出反應,泰禾股價一個月之內從16.66元/股增至42.35元/股,區間漲幅154%。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泰禾






最新时时技巧 云南体彩十一选五电视走势图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走势图表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数据 辽宁11选5精准推荐计划 上海快3形式走势图 配资公司 河北十一选五平台 江西十一选五技巧法 广西风采双彩走势图 喜乐彩中奖查询 黑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 群英会开奖查询走势图 黑龙江福彩p62玩法说明 时时彩什么杀号软件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