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立法勢在必行 抖音終于能放過孩子了嗎?

  近日,如皋江安鎮12歲女孩丹丹(化名)因迷上抖音網絡直播,利用父親每日洗澡的半小時,連續三天時間偷拿手機為抖音主播打賞共計一萬六千元,直接耗光父親四個月在工地上做工的血汗錢,新聞一出隨即引起坊間熱議。

  抖音主播素質參差不齊,誘導未成年人重金打賞早已不是新鮮事。在丹丹事件發生的半月前,就發生過浙江11歲女孩在明確告知主播自己尚是六年級小學生的情況下,仍被主播以“只要刷禮物就有機會帶其打游戲”誘哄,10天偷刷父母銀行卡打賞主播禮物14萬元,并在主播教唆下購買數萬元游戲裝備的事件。

  未成年人重金打賞現象頻發 抖音平臺亂象遠不止此

  隨著網絡視頻直播平臺和手游的興起,“游艇”、“火箭”、“跑車”......以“抖幣”為代表的游戲幣購買打賞形式對于價值觀和判斷力還不夠成熟的未成年人來說,更具誘惑性,花起來也沒有實際貨幣那么有概念。因此,社會上未成年人背著父母偷花家中積蓄,私下打賞抖音網紅并被誘導消費的案例層出不窮。

  今年6月,上海9歲男孩在抖音賬號年齡信息填寫真實的前提下,被主播引誘3小時內對其打賞5萬元,但抖音并未發揮出所謂的“審核”功能,保護未成年人的社會責任也不復存在,款項照收不誤,事發后也遲不退款。

  一直以來,抖音為謀取主播們的平臺分成利益,不僅一再默許此類事件發生,對于父母們發來的投訴及相關流水證據,只要沒鬧到影響力大的主流媒體報道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就直接選擇“失聯”,吃相難看至極。

  除此之外,抖音為了吸睛賺流量,高產各種軟色情和炫富視頻,還誘導未成年人模仿點燃網紅夢,坑害青少年兒童,甚至造成了短視頻內容的“醬缸”化。例如,在地下車庫或貨架邊扭動腰肢拍攝10秒視頻就能一夜爆紅,曬奢侈品、游艇派對等炫富拜金內容也能獲得大量圍觀,14歲未婚孕媽的直播間里更是人滿為患......

  掩耳盜鈴全因利益在前 抖音“青少年模式”形同虛設

  抖音“妖魔化”內容作用下,拜金、享樂主義的不良思潮在青少年圈層彌漫,2017年新華社發布的《95后謎之就業觀》調查就已經顯示,五年前還想著長大成為老師、科學家、航天員的孩子們,如今人生志向已普遍轉向主播和網紅,在所有“95后”調查群體中占比高達54%。

  面對社會各界的質疑,今年3月底,抖音公開對外宣稱,在國家網信辦的指導下試點上線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統,該系統還將通過相關技術手段識別疑似未成年人用戶,并為其切換“青少年模式”。然而,流量和收益面前,抖音的社會責任似乎仍只是“嘴上說說”,未成年人重金打賞事件照舊頻發,平臺上低俗色情內容、虛假廣告等在過去大半年中未見減少,這些現象都狠狠打了抖音的臉。

  未成年沉迷抖音如同精神鴉片,防沉迷系統形同虛設,員工審核顯然并沒有凸顯出比機器人自動審核更有成效的結果,青少年模式也未阻止未成年人重金打賞主播現象的發生。有分析人士認為,造成這種現狀的根本原因在于,作為一家互聯網平臺,抖音在社會責任方面的缺失。

  10月26日,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其中專門增設的“網絡保護”一章,成為草案的一大亮點。可見,未來針對未成年人的網絡保護必將更加嚴格,像字節跳動這樣表面響應國家要求上線偽防沉迷系統,背地里仍堅持扭曲價值觀、持續收割未成年人的公司注定不會長久,唯流量論和收益論,只會讓自己的道路越變越窄。

  來源:搜狐網 慧聰網

搜索更多:






最新时时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