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深陷音樂版權黑洞 抖音還能“抖”到母公司上市嗎?

  一直意欲上市的字節跳動再次傳出信號,據英國《金融時報》消息,字節跳動考慮最早明年第一季在香港IPO。字節跳動急于上市的背后,除了害怕泡沫破裂失去投資人的青睞之外,還有來自對賭協議的壓力。今年年初,全天候科技報道稱,在字節跳動披露Pre-IPO融資時,軟銀等機構與其簽訂了對賭協議,“若6年內未IPO,將按8%復利回購。”重壓之下,字節跳動為上市可謂蒙眼狂奔,哪怕觸犯法律法規也在所不惜。

  10月21日,有外媒報道稱,美國國家音樂出版商協會(以下簡稱“NMPA”)正在呼吁美國國會調查抖音海外版TikTok潛在的音樂版權侵權行為。NMPA總裁兼CEO在寫給國會參議員Marco Rubio的一封信中稱,TikTok一直在侵犯美國版權法以及詞曲作者和音樂出版商的權利。

  由此觀之,為給母公司上市鋪路,圈套更多流量變現,無論是海外版還是國內版的抖音都一直處于版權黑洞漩渦不能自拔,在法律邊緣瘋狂試探。

  音樂侵權不斷 為流量抖音深陷版權黑洞難逃

  音樂對短視頻平臺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如若沒有背景音樂的存在,再有趣的短視頻內容也仿佛失去了靈魂。換句話說,抖音對音樂的依賴,宛如魚兒離不開水。但據NMPA總裁兼CEO稱,盡管有幾家出版商就音樂版權問題與TikTok達成了授權,但在TikTok這款應用中,仍有不少視頻里包含了未經授權的音樂作品,版權所有者也沒有得到相應的報酬。

  這種情況,在國內版抖音上更是屢見不鮮,國家版權局著重約談也起不了作用。2018年9月14日,抖音和同系產品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等因存在突出的版權問題遭到國家版權局約談。其中,抖音平臺共下架版權相關音頻751個、視頻5284個,永久封禁嚴重侵權用戶11203個,但這也不過是抖音為堵住監管部門嘴的作秀罷了。

  據2019年第15期《電腦報》封面文章《我們測試了抖音上數百首熱門音樂 發現抖音難逃“版權黑洞”》指出,抖音上的音樂版權侵權情況完全不容樂觀。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抖音對存在明顯抄襲嫌疑的現象行為絲毫沒有作為,不但允許漏洞長期存在,還任由侵權、非法音視頻內容在平臺上肆意傳播。

  對于算法技術立身的抖音來說,識別平臺內容背景音樂是否侵權根本不是難事,難的是是否愿意去承擔起平臺內容監管審核的責任。說到底,抖音在版權方面的縱容,仍是為了收割流量圈錢,給母公司上市鋪好路。

  營收面前喪失底線 字節跳動上市難成

  不可否認的是,這兩年無論字節跳動涉及再多行業企圖發展“垃圾桶”,被外界記住的仍只有今日頭條和抖音兩款產品,還多是負面印象。而今,這兩款產品也開始進入用戶流失加劇的困境了。據艾媒數據顯示,2019年7月,今日頭條活躍用戶環比下滑0.76%,且多為年輕用戶。可見,其最初圈粉的好印象早已被日漸明顯的掘金野心消磨殆盡,甚至引起用戶反感。

  不過,字節跳動仍企圖在上市前通過抖音去創造“好看”的營收數據。據經濟觀察報報道稱,在2018年上半年,抖音的廣告還相對很克制,不少廣告主要提前2到3個月去定制廣告位。到了今年,抖音廣告明顯增多了,翻兩三屏就會出現一個。營收重壓面前,抖音瘋狂加快了流量變現步伐。即使是面對自身離不開的音樂版權,抖音也沒能忍住不下手。

  2018年抖音開始扶植原創音樂、減輕版權壓力的“看見音樂人計劃”,但到了2019年,該計劃的主要負責人及其團隊被拆解,理由是負責人太過理想化,取而代之則為巨量引擎全國營銷中心總經理。緊接著,抖音“看見音樂人計劃”的頒獎典禮上便出現了為各種品牌營銷打廣告的影子。這還不算,獲獎歌曲中的銅曲獎作品,竟直接以某飲料冠名商命名,抖音的流量變現算盤打的真是“巧妙至極”。

  當字節跳動旗下產品的使命只剩下為母公司上市做準備,喪失底線到只為營收數據時,其也終將迎來法律制裁。屆時,身披法律鐐銬的字節跳動,還怎能有力氣敲響IPO的銅鑼呢?

  來源:慧聰網

搜索更多:






最新时时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