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猛虎難敵群狼 寧德時代增長乏力透露業績隱憂

  如此高的利潤,讓行業內眾多電池企業望塵莫及,但這也是寧德時代少有的業績下滑。迎著新能源風口讓寧德時代快速成長為國內動力電池領域的“獨角獸”,但與政策和車企們的高度捆綁也正在讓其背后的隱憂日漸浮出水面。

  ”獨角獸”背后的業績隱憂

  2015-2017年,在政策支持下,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高速增長,這直接帶動上游電池行業爆發。

  受高額補貼刺激,2015年新能源汽車迎來了銷量的第一輪爆發。數據顯示,當年新能源汽車銷量達到33萬輛,較2014年增長了3倍,這也導致了動力電池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這一年寧德時代的電池銷量達到2.19GWh,較2014年的0.27GWh增長7倍。

  隨著新能源汽車銷量在2016、2017年的繼續爆發,寧德時代的電池銷量也水漲船高,分別達到了6.8GWh和11.84GWh。2016年時,寧德時代出貨量還落后于松下的7.2GWh和比亞迪的7.2GWh,位居全球動力電池企業第三位,2017年的寧德時代已經憑借11.8GWH的出貨量位居全球第一。

  受銷量增長推動,2015-2018年公司營收分別為57.03億元、148.79億元及199.97億元,年均復合增速高達87.26%;凈利潤分別為9.31億元、30.22億元及39.72億元,年均復合增速高達112.39%;資產總額分別為86.73億元、285.88億元及496.63億元。

  如此高的利潤,讓行業內眾多電池企業望塵莫及,但從趨勢來看,寧德時代的增速已經開始放緩甚至下滑。

  今年三季度,寧德時代單季凈利潤同比下滑了7.2%,成為今年首次凈利潤下滑,盡管這是寧德時代少有的業績滑坡,但事實上,寧德時代的“下滑”早就已經開始。

  從銷售價格看,2015年以來,寧德時代動力電池銷售均價分別為從2.28元/Wh降到了2018年的1.15元/Wh,呈加速下降趨勢;與之相對的是每售出1Wh動力電池可獲得的毛利也從2015年的0.95元下滑到2018年的0.4元。

  到2019年上半年,寧德時代的毛利率已經從2015年的41%將至29%。

  毛利的下降最終體現在公司的凈利潤上。2015年-2018年,寧德時代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9.31億元、30.22億元、39.72億元和33.87億元。同比增速從2015年的1598%下降到2016年的225%、2017年的31%和2018年的-12.66%。

  業績增長受阻背后透露出的或是當下動力電池產業的困境。

  從2014年新能源汽車銷量增加,到2015年大爆發,再到2016年騙補核查,2018年、2019年政府補貼的大滑坡,新能源電池產業也隨之經歷了產能不足、大幅擴張以及產能過剩的競爭局面。很顯然,動力電池企業的發展與國內對新能源汽車的政策扶持力度高度捆綁。

  補貼退坡對新能源汽車銷量產生斷崖式的影響。根據最新數據,今年9月份,新能源汽車分別完成產銷8.9萬輛和8萬輛,同比下滑29.9%與34.2%。與之對應的是裝機量的同比下滑。2019年9月,我國動力電池裝車量為4.0GWh,雖然出現了環比14.3%的增長,但與上年同期相比,依然出現了30.9%的下滑。

  除此之外,來自政策的護身符也不復存在了。今年5月,工信部正式發布文件,明確表示從今年6月21日起,廢止《汽車動力蓄電池行業規范條件》,這意味著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白名單”正式取消。

  過去的幾年,受益于國家政策“保護”,寧德時代們得以快速發展。而如今,虎視眈眈的LG化學、松下、三星SDI等世界動力電池巨頭終于等來了機會。根據規劃,到2020年,新能源汽車財政補貼將全面退出,國產動力電池將直面外資電池企業。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寧德時代






最新时时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