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耀萊被處分 文投控股買買買遭遇“雙刃劍”

  業績變臉之后耀萊影城又違規,影視寒冬中,買來的文投控股路在何方?

  耀萊影城對上市公司文投控股(600715.SH)帶來的不利影響仍在繼續。

  在5月23日上交所對主要因子公司江蘇耀萊影城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耀萊影城”)減值引發的文投控股業績變臉問詢后,6月26日,上交再度對文投控股相關負責人進行紀律處分,此次處罰主要針對負責人綦建虹在任期間耀萊影城子的公司違規行為。

  在2014年收購耀萊影城和上海都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都玩網絡”)后,文投控股主業由汽車轉型為影視和游戲產業。經過近幾年的“買買買”,目前文投控股的主營業務包括影院電影放映及相關衍生業務、影視投資制作及發行業務、網絡游戲業務等幾大板塊。其中,影院電影放映及相關衍生業務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然而,據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文投控股2018年影院電影放映及相關衍生業務營收為10.94億元,相比去年10.63億元僅微漲2.92%,板塊毛利率為-0.2%,同比減少15.31%,這意味著影院業務并沒有為公司帶來利潤。

  在影院端營收增速接近停滯的同時,在6月18日在回復監管的問詢函中,文投控股表示還在加大新建影城方面的投入,從而導致成本的高企,拉低毛利。

  影視寒冬中,影院規模的擴張速度高于電影市場和觀影人次的增速的難題使得整個行業競爭加劇。作為近幾年才轉型影視行業的后進者,為了實現影城的規模效應,近幾年來文投控股快速的新建或者并購,而高速擴張必然對其運營能力提出更高要求。文投控股是否具有相匹配的影城管理和資源整合能力,是個值得商榷的問題。

  都是耀萊影城惹的禍?

  據紀律處分決定書,2018年2月25日,文投控股孫公司耀萊文娛發展游俠公司(下稱“耀萊文娛”,系耀萊影城全資子公司)向匯耀控股集團支付項目預付款1550萬美元;2018年1月9日,文投控股孫公司耀萊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耀萊影視”)、北京耀萊騰龍國際影城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耀萊騰龍”)分別向霍爾果斯瓏禧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瓏禧文化”)借出5500萬元和3000萬元,出借的名義為財務投資,收取利息。

  上述3筆大額資金轉出僅履行了文投控股子公司耀萊影城內部決策程序,未按上市公司制度規定向上市公司報告,也未履行相關審批程序。

  目前文投控股的主營業務包括影院電影放映及相關衍生業務、影視投資制作及發行業務、網絡游戲業務等幾大板塊。其中,影院電影放映及相關衍生業務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一直以來,耀萊影城承擔著公司主要的影城運營和影視投資制作,是文投控股的核心資產和主營收來源。然而,到了業績承諾期滿后的第一份半年報即2018年6月底,其業績實現凈利潤-4972.94萬元,與2017年同期的2.79億元凈利潤相比下降了117.79%,由盈轉虧直接導致了文投控股利潤大幅下滑。

  事實上,自2015年完成收購耀萊影城100%股權后,文投控股和交易對方度過了3年的溫和期。其中,耀萊影城2014-2017年的完成率分別達到101.68%、102.06%、127.5%,97.01%,整體上完成了四年的總業績承諾,不過前兩年的業績“踩點達標”也備受質疑。

  隨即,在2018年4月,時任總經理、耀萊影城的掌舵人綦建虹因“個人原因”申請辭職,并于8月正式離職。對此,文投控股方面在接受《商學院》采訪時表示:“綦建虹先生的辭職不會導致公司董事會人數低于法定最低人數,不影響公司董事會的正常工作和公司經營。”

  事實上,盡管綦建虹已經辭去在耀萊影城的職務,但綦建虹仍為耀萊文化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耀萊文化”)的董事長及實控人。資料顯示,耀萊文化的第一大股東為耀萊投資,持有耀萊文化95%的股權。耀萊文化的實際控制人為耀萊集團董事長綦建虹。

  截至2018年底,耀萊影城虧損6.43億元,也因此直接導致凈利潤由2017年底的盈利2.95億元轉為2018年底虧損6.87億,同比下降258.22%。此事隨即在5月23日引來上交所的問詢函。

  成龍與耀萊“分道揚鑣”?

  實際上,綦建虹的離開給文投控股帶來了很大的影響。對此,寰亞兄弟影視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國際影視聯合會秘書長劉傳文對記者表示:“具體的影響要看這個掌舵人在行業里的影響度,如果無論他在不在這個公司大家依然愿意合作,那么就是個人影響力,反之,則‘人走茶涼’。”

  綦建虹與影視巨星成龍關系匪淺,且獨家獲得成龍授權,有權在各“耀萊成龍國際影城”等影城商業運營項目中使用其姓名、肖像和品牌形象。與成龍IP的深度綁定,也幫助文投控股以高姿態順利進軍影視行業。

  2015年8月,文投控股以14.28億元和23.20億元的價格完成對耀萊文化子公司江蘇耀萊影城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權的收購。這樣一來,文投控股就成為了耀萊影城的控股股東。

  目前,耀萊文化持有文投控股16.35%的股權,是文投控股的第二大股東。而耀萊文化的股東中就包括了成龍。因此,成龍與文投控股得以綁定,成為其核心競爭力。

  綦建虹也通過捆綁成龍這個IP進行了迅速擴張,并進入到影視領域,而綦建虹還曾擔任文投控股總經理一職,目前隨著綦建虹離開了文投控股,也傳出成龍與耀萊文化“分手”的消息。

  據文投控股2018年年報顯示,目前繼續保持與成龍的合作,推進《許愿神龍》《防彈特工》等項目。文投控股相關負責人表示:“《防彈特工》項目進展順利,目前處于劇本階段,預計2020年拍攝,2021年上映。”

  同時,文投控股方面還告訴記者,其與成龍之間的合作是通過影城經營、主投/參投/出品影片等方式進行合作的。不過,耀萊文化還持有16.35%股份,而作為耀萊文化的掌舵人,綦建虹與文投控股還有著一絲聯系,倘若真如傳聞所言成龍離開,一旦耀萊文化沒有成龍IP的支撐,在文投控股這邊的話語權也將降低。

  2018年9月13日,文投控股發布公告稱,公司第二大股東耀萊文化所持有的公司2.82億股無限售流通股被輪候凍結。凍結起始日為2018年9月11日,凍結期限為三年。截至2019年一季報,耀萊文化所持有文投控股16.35%的股份已全部處于凍結狀態。

  據了解,這一次危機主要是因為原告杭州勵馬科學器材有限公司訴耀萊文化民間借貸一事。根據公告顯示,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就原告馬文萍訴耀萊文化等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作出的民事裁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事實上,2018年4月、8月,耀萊文化相繼因持有印紀傳媒而陷入糾紛。 一旦糾紛未能成功解決,不排除耀萊文化會出現易主的可能性。

  買買買失靈?

  事實上,對于一家跨界進軍影視行業的企業,最直接有效的策略便是收購,文投控股正是遵循這套邏輯。

  當年松遼汽車依靠斥資30余億元收購耀萊影城和都玩網絡,主營業務轉型為影城運營、影視投資制作、網絡游戲的開發運營。

  文投控股綁定了成龍,幾乎參與了成龍所有的影視作品。其次,引入了馮小剛作為明星股東,馮小剛出資2000萬元,認購307.97萬股,認購比例為3.91%。此外,2016年文投控股還撮合吳亦凡和耀萊影視合作,成為了耀萊影視正式簽約的藝人。

  事實上,在收購耀萊影城邁出進軍影視行業的第一步之后,文投控股又于2017年3月對耀萊影城旗下子公司北京耀萊國際影城管理有限公司進行增資,以補充該公司及其子公司的流動資金。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耀萊






最新时时技巧